今天是:2018年12月13日 星期四
研究生招生计划与录取情况
>> 网上咨询入口
(0755)26536177(研究生招生)
26557302(研究生院)
26558238(研究生培养办)
26558494(研究生档案室)
26536235(全日制本科招生)
82113210(继续教育自学考试)
82113212(成人高考辅导)
欢迎关注“深大研招”官方微信



深大•常在我心

深大•常在我心
-------以此文,驳伪论。

    校园处处荔枝成林,因此又有“荔园”之称,每到荔枝成熟的季节,学校便会采摘然后分发给学生,慈父般的校长更会在学生BBS上与学生你上句、我下句的对诗相庆,全校上下,喜气洋洋。也正是在这样的季节,我们这一届毕业了。
    回想在深大的四年,内外感受是冰火两重天,校内师生同窗锐意进取,校外社会言论褒贬不一,在争议中成长的深大让我倍感骄傲。我选择了深大,并非我高考分数不够上一流学校,只是我相信这样一所年轻的特区学校必将磨练得我更加上进、积极、开放和包容。我们的校长这样教育我们,将时间和精力仍滞留在往日的科场虚荣是一种目光如豆的浪费,更要求我们淡化同乡、强化同窗、不要偏执于省内省外、市内市外,不要被那些门第之见、流俗之言、空泛之论影响了心智。将来一定有一天,校长的教育维新的理想会实现,一本二本会取消,学生应该更自主的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校,愚蠢的认为高分必读高分学校,这种思想严重束缚了学生以及学校的进步。
    深大怎么了?怎么深大不能让社会肃然起敬,一个年仅24岁的学校,老师和学生均非等闲之辈。有过两位院士担当院长授业,出了富通董事长、滕讯CEO、争议人物史玉柱等商界精英;也有过保家卫国被授予联合国维和勋章的曾德溪校友;第一位登上珠峰的汉族女性梁群,她是深大老师,照片上的她拿着深大条幅笑意盈然;我们的吕元礼教授被新加坡邀请作客总理府,总理亲自为其新书《新加坡为什么“能”》作序;我们的老师72%拥有硕士博士学历;我们学校以最短的时间完成了本科、硕士、博士办学层次;我们深大还在今年的高校富豪排行榜排名13位……
    也许以上那些光环不能让人信服,一个好学校,不是靠几位精英能撑起的。那么我想跟大家说说我在深大的一些事儿,窥一斑而知全豹。
    我们团结、知耻而后勇。我入学的时候,师兄师姐告诉我,某企业在招聘会上公开拒聘深大人,并把一位师姐简历扔进垃圾箱。我们全校师生愕然,从此抵制该企业一切产品,老师拍手叫好,师生同仇敌忾,一万多名师生及其亲属连成一线。尽管事情过去多年,尽管该企业为了销量跟我们妥协,尽管他们回过头来搞招聘。深大人告诫一届又一届新生,这个随意践踏人与人之间最起码尊重的企业,必须迎头痛击。我们承认我们的不足,但绝不任人诽谤。
    我们有最好的老师,师者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学校有前所未有的开放姿态,切实让学生参与学校管理、不流于形式。我们通过网上信箱向校长、领导、部门对学校发展献策建言、反映我们的吃喝冷暖问题、告诉他们大学开放式教育给我们的迷茫还有毕业后命运未知的忐忑、校园活动和学业的矛盾……虽然我们没有固定教室、虽然我们不能和老师朝夕相对,可我们全无沟通障碍。一天之内,至少有上百封信件,每日校长及负责人都在线上为我们解答。也许你会问,那领导是不是不干别的事了,净跟你们谈天。还有什么别的事?!应酬公关高谈阔论吗?教育应以学生为本啊!深大有这样的愿景:要把学校建成学生们自己的学校,一切以学生为重。
    闲时、老师和我们一起打球、唱歌跳舞、聊天,校长和我们促膝相对把手谈文学、谈古今中外。章校长很擅长解读红楼、崔老师轻松就将新闻、人生和课程联在一起,候老师最爱炫耀她的女儿、陶院长说大学你一定要谈恋爱、出语惊人“深大人爱跳槽那说明她有本事跳”的陈老师、学识孤独求败、高处不胜寒的韩老师、美声一绝的曾老师、最爱赖着学生打球的周老师……毕业的时候我们和老师们相拥而泣,这是在多少学校能见的场景?现在对于学校给我们的教导、老师的话语,你们是否跟我们一样能那么清晰铭记?
    我的同窗、我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都为深大增光添彩。硕士博士考上哈佛、爱丁堡等世界名校的人数、出国学生比例、全国挑战杯等各类比赛、英语演讲比赛、ERP沙盘、上山下乡支教、自我创业社会实践经验……我难以历数,那些荣誉里没有我、我感到惭愧,但至少,当别人侮辱我之母校,我必须站出来据理力争。跟同时代的大学生相比,我们欠缺了什么?人生我们也这样走过、磨难我们也都经历。
    爱国是当你出国之后才有切肤感受,爱校是当我毕业之后才更加明白,就像现在,在公司内部,累了苦了自然有怨言、被领导批评难免委屈,人之常情,可当我们与外人谈论公司时都是满心自豪。我也曾想息事宁人,但昨天在电视里看到章必功校长,他说高校创新改革切忌苟且偷安,我霎时明白,忍辱不言只会令诽谤之语甚嚣尘上。年纪轻轻,便畏首畏尾,瞻前顾后,即庸碌之相。
    在广东省内,有几所名校。孙中山创办中山大学,以“博学 审问 慎思 明辨 笃行”治校,暨南大学也已有百年历史,教导学生“忠信笃敬”,他们是我们追赶的目标。我们尊重他们,但绝不妄自菲薄。
    此时我想,年轻让深大更为锐意进取、更为朝气,它也让我们不具有百年老校的历史底蕴。就像在生活中、睿智的长者的确能比有为的青年得到更多的尊敬。我们资历尚浅、有这样那样很多不足的地方,我们将虚心求教,但我们请有些人不要妄加臆断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。
    记得7月临走时,章校长慨然提笔,风出荔园,鹰击长空,临别赠言,以壮行色。“如意的时候,请记住,荔园有一批年纪比你们大的人在为你们开心;失意的时候,也请记住,荔园有一批年纪比你们大的人在为你们歌唱,就像郑智化的《水手》:‘这点痛,算什么?至少我们还有梦’。” 无论前路还会遇到什么,只要想到我们的师长同窗,便无所畏惧。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;修我矛戟,与子偕作;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。深大,常在我心。

© 深圳大学研究生招生网 研招办地址:深圳大学办公楼433、435室 邮编:518060     电子信箱:zsb@szu.edu.cn(全日制本科) szuyz@szu.edu.cn(硕士、博士研究生)